佛像制造厂

佛像收藏入门,中国佛像造像历史变革和特点

2021-12-25 09:57:16

尽管目前尚不清楚西天印度佛像传入中土的确切时间,但传说中的东汉末年刘庄夜梦金人遣使取经,带回佛像,成为佛像流入中土的重要依据。尽管中国佛像进入明帝时期,却未得到普及,其潜伏期始于东汉,直至桓帝笃信浮图,延熹八年(公元165年,东汉末年汉桓帝刘志),铸老子像和佛像,建造了华盖之座,奏郊天乐,对灌龙官的亲祭,是中国佛像制造厂的开端。

[汉]初入中原地区

最初进入中土的佛像,人们对它的了解不多,便视它为神。现存最早的一些东汉时期石雕、陶塑佛像,或是与道教的画像,或是塑刻于原为佛像的位置。直至桓帝信服浮图,延熹八年(公元165年,汉桓帝刘志的第六个年号),才开始在宫中铸造佛像,建造华盖之座,奏郊天之乐,祭祀灌龙官,就是中国佛像的开端,中国佛像从五胡十六国开始,就不是依附于其他物象的浮雕或浅雕的形象,而是完整的人体结构、雕刻的佛像。这一时期的中国佛教造像仍在依仿摩拟阶段,大佛头为高颊,眉间具白毫像,面颊稍长,颊部颇丰盈,双目下视,大耳小嘴,有高颊,全脸为高髻。例如现藏美国旧金山亚洲画廊的十六国后赵建武4年(公元388年)释迦牟尼佛铜雕。

南北朝重要发展时期

南唐时期,佛教盛行,因此在民间形成了一尊铸佛像来祈求福寿。尤其是一些不到10厘米高的小型佛像,具有民间建筑风格的造型艺术特征,形像比例失调,纹饰不甚精美,其实,这是一种讲究实用,便于携带的小作品,有一些5世纪的小佛像留传下来。初期的佛像雕刻粗壮有力,身体上包有褶皱的服饰。佛后更瘦了一些,但头和颈却几乎成了圆筒状。眉弯曲,与鼻梁相连。额头宽而平,突然间向后折叠。眼睛很细,细唇,永远微笑,下巴尖尖。此特点多见于同时期小型铜佛。衣着不再紧贴,而是披在身上,在脚后跟处展开.左右对称,褶尖似刀,似鸟翼(这不是偶然的,这一时期中国书法常有尖锋)。大佛群内有菩萨像,印度菩萨为公主装扮,而在中国则几乎取消了全部装饰,仅带简陋的头巾和心形项圈。一条长肩带穿过大腿前面的环。

最早的纪念佛像雕塑,主要表现于大同云冈石窟造像。云冈石窟的开凿使中国佛教造像进入了一个新的繁荣时期。单件佛像传世及出土,多为太和时期作品。大佛一般叫做太和。因此,佛像还可分为官民两部分。云冈昙耀五窟是皇家洞窟。佛像是帝王的化身,端庄威严,是精神之作。

北齐大佛在造型上还有一大特点,即注重大背光的装饰美,但这并非是“喧宾夺主”,而是“拍马屁”。作曲家有意呈现的异常热烈的背光图案,正是对佛主庄严宁静的烘托。它正面立佛,虽体形较小,刀法精炼,但整体形象雍容端庄,表情慈祥,显露明澈、智慧之神。所有这些,都是在繁丽背光的映衬下,显得更完美,更引人注目。例如,上海博物馆收藏了一幅典型的北齐大像,巨大的背光高达144厘米。其头灯状,饰三层纹,内层莲花纹中刻数重同心圆,外层为荷莲图案。背光源的内层是三道弧线,中间是荷莲图,外层是火烧的火焰纹。整件作品给人的感觉是繁丽、精致、精致,具体而言,北齐时流行的大型碑刻佛像形式,到了北周时期,更加兴盛,不仅形制更大,而且雕刻工艺更加精细,雕刻工艺更加繁复,更加精美。

佛像制造厂

成熟的隋代佛像,无论金铜小像或石像,均不缺乏精雕细琢,在佛造像风格方面,隋代雕刻实为周齐雕刻之次第。隋王朝的雕刻品大体甚正平,对自然感觉还是少了一些味道。但是,隋朝对于身体部位的塑造却是有进步的。它的造型特征体现:隋代立像腹部独挺,头部占全身比例变小,鼻、颌比以前丰满,眼睛仍然纤细。但是上眼睑突出,在它下面露出眼珠。这个略微凸出的眼睑与眉毛下方弧形平面交叉而成柔和的凹槽,如同一张弓,重复眉眼的节奏。嘴巴缩小了,造型精致的双唇让塑像微带笑容。颈突起,如截去顶端的圆锥,由胸外突,与头相连,颈中段横一条深褶皱。服装上的衣褶自然,卷边很精致。若来佛的衣着永远简朴,菩萨的服饰也会因此而光彩夺目。披肩和项链嵌满了餐石装饰。珍珠链垂在肩头,中间挂着一串装饰物,抵膝下面。接着为鎏金菩萨铜像,一般造型修长,特别强调其背光和佛床的形状。佛像虽不显眼,但大莲瓣背光颇具特色,上端尖尖,整个背光为前拱,它上的火焰纹浅而细腻,铸后再刻;佛床为二重四足方型,上小平平,下大而高,四足为夕卜八字,底宽,内斜,颇尖。同类作品传世不多,风格质朴,形式规范简洁。仔细地观察这些特点,就不难分辨隋菩萨像的真伪了。

唐王朝实行自由放任的政策,使人们享有一定的自由。此时佛像的造型已俨然成了人形,具体生动,拉近了与人的距离,不再追求那些圣洁虚幻的东西,转而开始肯定实相,创造真实的写照,特点是:浑厚、丰满、温婉、多写实、唐时,佛像雕刻在衣服外形态中的一种表现形式,叫做“薄衣衣”,也就是用浅色的衣服刻成肉身,如同湿湿体一般,后面则是对佛像形态的专称。以肥为美的唐代佛像,是一种广为流传的称法,在人体造型上又有特点。事实上,这个“肥”,就是丰满,唐代陶俑和人物画都是这样,神性渐远,人性愈来愈浓。脸部线条逼真,洛阳龙门石窟佛像中还略带女性微笑,据说是大唐天后武则天的形象。这说明宗教作为统治者的工具仍在使用,因此,百姓所服的还是统治者。尽管佛教在政治工具作用上并未改变,但是佛像的艺术特色却有了明显的变化,它已摆脱了神秘的色彩,原始的印度气息已消失,带着人性和对现实的亲切感。不像唐朝的那种绝尘,充满了不可言喻的智慧和精神,而更具人性化、亲切感的是使佛像更加慈悲、关怀现世,似乎愿意走近人间,帮助人,祂不是一位孤傲、高不可攀的思辨神,而是作为可以请求的权威来统治世界。这一时期,丰满圆润的形象已代替了秀骨的清秀,头饰是一种非常类似于当时女性的头饰。

宋元以后,佛像制造有了明显的变化,宋元以后又有了新的发展,形成了所谓“儒、释、道”的统一局面。因此,佛教传播的世俗化、平民化的特点也更加突出,出现了许多直接反映现实生活的人物原型,具有深刻的心理和个性体现,表现出以下两个特点:一是时代流行的主题成为后世民间信仰的基础。第二,此时佛教艺术与中国传统民间文化有融合的趋势。除此之外,宋代的艺术作品中也有与以前不同的佛教美术信仰主题:一是在艺术形态上,宋代的菩萨像比前几代各时期都更为丰富。例如那个千变万化、光彩夺目的千手观音就是典型一例。唐代仅是个体信仰观音的大量出现,成为宋代国家祭祀的重要对象。例如:水月观音,白观音。2.此时此刻,奇僧、异僧也出现在佛教美术造像中。两宋佛像雕刻作品中,菩萨造像的成就高。其创作技巧是以唐代造像的理想化、现实性为基础,进行了个性化、具体化的大量写实处理,技法精细,结构严谨,比例适宜。他的作品仍然丰满,但肌肉松弛,神态安详,稳重和善,基本上都是普通人的创作原型。佛像是宋代寺院中的一种主要类型,宋代的金铜像亦为数不多。

标签

近期浏览:

相关产品

相关新闻